回忆双抢的日子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7-10-09

每年的七月中下旬,是一年中天气最炎热的时候,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喘不过气来。然而,这却正是农民最为繁忙的时候。记得在集体化生产时期,人们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有的稻田都种上了双季稻, “收早插晚”也就有了当时的时髦名字“双抢”,即在收割完早稻后,必须要在“八一”之前把晚稻插下去,否则就会错过最佳季节,影响到晚稻的成熟期和产量。

四十二年前,我高中毕业后回到了乡村,在农村务农近三年,每年都作为主力队员参加了生产队的“双抢”。因我们生产队地处山势较高的偏僻乡村,地形切割利害,田虽然不是很多,但却非常零散,而且大田少,多为“手掌大”一块的梯田,最远处的田离住地有几公里,每年的“双抢”成了一件难事。在当时的生产队,无论男女老少,只要能做事的,都要投入到繁重而又辛苦的“双抢”中来。天刚蒙蒙亮, “双抢”的队伍就已经在田里忙开了,大家挥汗如雨,一身汗水一身泥,不把那片金灿灿的稻田收割完,再苦再累也不肯罢休。每当人们空着肚子,双脚打颤地挑着百多斤谷子往回赶去吃早饭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

急急匆匆吃过早饭,生产队长就安排家中有牛的劳动力去耕田,那时的田一般都用铺滚,把禾蔸压实则行了,一般要有一个人跟着去撒氮、磷、钾肥和收拾田边的杂草,同时安排部分体弱一点的劳动力去扯晚稻秧,以便一边收割早稻,一边就把晚稻及时插下去。虽然酷暑难当,但一般都要劳作到下午两点左右才能吃午饭,休息一个小时左右,下午就去插田了。每次插田都要把当天扯的秧苗插完,因为秧苗过了夜就黄了。有的家庭孩子在田埂上饿得哭叫,大人们也不会去管,都要劳作到天黑看不见路了才收工回家。

那时的我,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那三年的务农经历,不仅让我学会了“双抢”那些农活,也培养和锻炼了我不怕吃苦、乐于吃苦的毅力,为我后来走上工作岗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虽然后来我再也没有干过“双抢”的农活,但干“双抢”农活的辛苦记忆,却时刻提醒着我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418队·刘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