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对不起!我们爱你!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8-01-17

去年新年到来之时,可爱的宝贝你出生了,这无疑给我们的新年又添一喜。宝贝,你的哭声洪亮,一点都不低调,你有着红红的皮肤胖嘟嘟的身体,医生说你是一个健康的白白嫩嫩的姑娘。你的到来让我们如获珍宝,你是我们朝思夜盼的圣洁小天使,是那人间四月天,我和你妈色彩单调的二人世界从此升级为五彩斑斓的三口之家。

刚刚降生的你,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既好奇又惧怕,一连几天都哭个不停。我整日抱着你,百般呵护,万般小心,生怕有半点疏忽。你的适应能力真快,没几天就融入了这个家庭之中。如果生活能一直这样持续该多好,但因为你是地质人的子女,我们没法像同龄人的父母一样,一直陪伴你成长。但请你记得,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记得在你出生的第五天,我就远赴野外项目之中,一路上我牵肠挂肚,几次哽咽。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这句话的真正内涵。在你半岁的时候,你妈也带着百般不舍回到工作岗位,就这样一家三口分处三个地方。年幼的你,只有交由外婆看管。

野外项目工作繁忙、节奏紧张,仍不能阻止我在工作间隙对你的绵绵思念。有段时间我甚至不敢直视别人的孩子,因为见到他们就会加深对你的思念。我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翻看手机相册里仅有的几张你的照片,嘴里喃喃地默念着你的小名。能在闲暇之时得到你最新的消息,我就如同服用了灵丹妙药般浑身充满活力。野外工程的进度就像行军打仗,不能有半点懈怠,我就这样一边工作一边期盼着……

终于盼到回家的日子,只感觉火车走的太慢,一路上我没有睡意,脑子里走马灯般幻化出各种与你相见的场景……

再见到你的时候,你都快1岁了。好像有心理感应,听外婆说,平日里八点多就睡觉的你,那天却迟迟不睡。乡村的夜很冷,等我晚上十一点半到家时,你还丝毫没有睡意,外婆抱着你在大门口转悠了好几圈,你小脸冻得红红的,嘴里还不停的叨叨爸爸,爸爸……

虽然常常手机视频,但偏远的矿区,忽有忽无的信号,不用说你看不清爸爸,我又有几次看清过你的小脸。由于长时间没见面,你对我们和你的关系产生了一种模糊的概念。多少次你追着年轻的男性、女性叫爸爸、妈妈,让我感觉就像是小蝌蚪找爸爸、妈妈,当别人给你指正那不是你爸爸、妈妈时,你又经常失望地大哭大闹……

因为是那么地爱你,曾几何时,我也对自己选择地质工作产生过怀疑和动摇。 “妻离子散”,用它来形容地质人的生活一点都不为过,我好多次都想拔脚逃离,逃离这偏远的地方,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是因为所谓的崇高、高尚,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地质工作者,只是觉得既然选择了,就应该善始善终地干好。

宝贝,对不起! 我们爱你!等你长大后、懂事了,我相信,你会为爸爸妈妈的抉择感到骄傲,你会理解和赞美我们所从事的平凡而伟大的地质事业,你会默默汲取我们的品格和精神,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用自己智慧和汗水为国为家,尽己之力。413队•罗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