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呵护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8-01-17

想着要减轻电脑的辐射,晚饭后我种了盆仙人掌,一边往花盆里加沙子,一边对女儿吹嘘: “乐儿,你有没有发现妈妈有根绿手指,花养得特别好呀。”女儿答得快: “我早这样认为,不过爷爷比你更厉害,你的花快要死了时总是端来要爷爷救命。”爷爷站在旁边得意的笑了。

是啊,我的每一盆花,铲土施肥都是老爸,长得枝繁叶茂不堪重负时,我就打电话: “爸爸,明上午砍几枝小树叉来,帮我撑撑花。”等下班回家,必定是已撑得结结实实。

女儿高烧,父亲守护着她,我说:“爸爸,乐儿睡着了,你做什么呢,不如帮我打扫卫生吧,家里多厚的灰尘,我都没时间。”老爸就不但让屋内纤尘不染,还把我平日里难得清扫的户外窗台、护栏都擦得亮堂堂。

生日时朋友送我一幅十字绣,左端祥右端祥,如何挂上墙呢?还是向老爸求助吧: “爸爸,找几个水泥钉,来帮我把十字绣挂好,顺便把乐儿小天使的照片挂她房间。”

想买空调,直接把工资卡给父亲: “爸爸,你去商场转悠转悠,看中哪款就买两台回来。”

开关不好用了,我会说: “爸爸,去买些开关来,帮我换了家里所有的开关吧。”

马桶水管漏水,赶紧呼救:“爸爸,快来帮我修修水管。”外出几天,我会交代: “爸爸,要看好乐儿,还要管好她的作业,别忘了给我的花浇水、鱼喂食。”……

我的父亲,心细如丝,当我需要,他总是“呼之即来”,给我当勤杂工,即便我已至不惑之年,仍是他需要呵护的宝贝女儿。想起了一句犹太人的谚语:当父亲给儿子东西的时候,儿子笑了;当儿子给父亲东西的时候,父亲哭了。416队•刘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