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家规之“无用”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8-07-12

还记得拿到《中国家规》后,一位朋友说过:想来书中不过是人生道理的再次重复,不看也没啥打紧的,还不如多看两篇教人炒股和养生的“有用”之文。

人们总认为“闲逛”是“无用”的,“直达”才能“速成”。家规似乎既无法保证考试全过,也没法立即实现财富倍增,既然“无用”,还读什么呢?

江南钱家为千年望族,自唐末以来人才辈出,吴越国创建者钱镠以“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教育子孙,《钱氏家训》的家国情怀深刻影响了钱家后世。钱伟长1931年考上清华大学,语文、历史都是100分,进了清华以后,陈寅恪希望他学历史,闻一多和朱自清希望他学文学,而物理只有5分的他找到物理系主任坚持一定改学物理,何为?因为在他入学第二天爆发了“九一八”事变,钱伟长觉得文学、历史都无法拯救民族命运,只有学造坦克、强大实力才能救国,然后他成为了中国力学之父。

晚清名臣曾国藩,修身律己,以德求官,始终奉行“居家不以晏起为本,居官不以要钱为本”,并希冀后世不为大官,“但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200多年来,曾氏后裔有成就者200有余,大多成为学术、科技、文化领域精英。曾国藩《家书》讲道:“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德,一国兴德;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富裕只能给别人带来羡慕,只有文化的强大才能让别人仰慕和尊重,这正是家规积跬步致千里的意义之所在。

梁文道说:“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就是来自这种时刻。”无用之用,方为大用。(地调院·伍  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