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记者”成长记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8-12-26

近日,因填写履历表,偶然翻出了2004年自己刚进办公室时的青涩作品。仔细看那稿纸右上角有时任办公室主任的批注:请传局宣传处副处长刘某某收,某年某月,并盖有办公室的大红印章。这才发现,作为《湖南矿业报》的特约通讯员,一晃就勤奋笔耕了十余年。

2004年,我被405队时任办公室主任、曾经的子校校长李主任推荐到队办公室承担文秘工作。在此之前,我一直在队子弟小学当孩子王。

初来乍到,满心欢喜。以为离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很近了,每天手都痒痒。记得刚来我就写了一篇新闻报道,苦思冥想,极尽修饰之手段,堆砌无数之辞藻。稿子完工后交由办公室主任和党委书记审阅。时任党委书记邓书记来到我的办公室和我交流意见,当时,我的心七上八下,不敢看他。邓书记首先对稿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然后告诉我:写新闻报道不同于写散文、游记、小说,不需要很多形容词,也不需要很多排比句、拟人句。新闻报道一要立意高,要准、新、深、实;二要把握个性,反映共性;三要从单位的信息需求出发。具体原话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这大概的几点意思。邓书记的几句话让我茅塞顿开,经过几天多次的修改完善,终于完成了那篇“处女作”。一则小新闻,花费了我很大的精力,这其中所学所思所得是终生难忘的,这个故事也因此在我心中被定性为一名“土记者”的成长起点。

从此,我这个半路出家的文秘就把读书看报当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不爱看新闻频道的我做到了每晚必收看中央台、湖南台和各地方台的新闻报道,爱上了看报纸。记得那几年,每天早上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浏览单位订阅的各类报纸,重点看文章的标题、立意表述,段篇结构,并做一些笔记,好的文章有时悄悄剪下贴在一个本子上。学以致用是最重要的,后来又陆陆续续写了好些小“豆腐块”,虽然大多是临摩作品,但却得到了同事领导肯定,说有点像新闻稿件了。

非专业出身,缺乏理论基础是我的软肋。不服输的我陆续买来了《公文写作知识》《新闻稿件写作技巧》等相关的书籍自学。就这样,我一边坚持写作实践,一边提高理论水平。经过两年的努力,有幸于2006年被《湖南矿业报》聘为特约通讯员,并于次年被评为年度优秀通讯员。当拿到证书时,得到家人和领导同事的祝贺和鼓励的那份喜悦,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当年在第一版刊登着“2007年度本报优秀通讯员”的《湖南矿业报》2008128日第231期我保存至今。

好的作品来源于生活。没有深刻的体会写不出好的作品,没有近距离的接触得不到丰富的素材。为此,我在写每篇新闻报道时都尽可能地深入事件,深入人物,寻找背后的背景、起因、意义等等深层次的东西。例如:在对获得2016 年省地勘局优秀共产党员的刘勇志进行报道时,我就与他进行了两天的深度交流,与他聊家庭,聊家人,聊生活琐事,了解他所从事的工作内容及重要性、倾听他艰难创业的经历。点点滴滴中,一名年轻共产党员的形象在我心中逐渐明晰起来,随后,《RTK丈量青春之路,GIS 谱绘大地华章—记405队优秀共产党员刘勇志》的人物事迹一天之内成稿。同样,在对荣获 2012-2016 年度湖南省安全生产先进个人的吴拥军同志进行采访中,当吴拥军聊到他参与凤凰“8.13”大桥坍塌事故紧急抢险,因任务紧急来不及告诉父母就奔赴抢险一线两天一夜直到任务完成才回到家,却发现父亲病重正在抢救时,他的眼圈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让他不能释怀的是“由于出发匆忙,忘了带手机充电器”,导致家人没法联系上他。采访的过程充满感动、触动和佩服,我很快完成了《幸福的“守护神”——湖南省地勘局四○五队安全科科长吴拥军》这篇报道。

通讯员是单位的喉舌和代言人。多年来,我时刻关注队上产业发展、文明创建、民生工程等等方面的情况,及时报道宣传,较好地树立了单位品牌。近年来,我队由传统地质找矿为主逐步向以“基础性、公益性、战略性”地质工作为根、以“大地质”技术服务为基、以“大服务”为发展方向的技术服务型队伍转变。湘西州、张家界两个地灾防治技术指导中心陆续在我队成功挂牌成立。两个中心成立以来,无数次快速高效、务实高质地完成当地政府赋予的地质灾害防治技术指导工作任务,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新湘西做出了积极贡献。为了更好地宣传报道两个中心,两年多来,我尽量参与到两个中心的每个大事件中,注意收集故事和图片。先后发表了《抗洪救灾“特种兵”》《未雨绸缪练队伍,厉兵秣马为应战》《国土部财政部检查组充分肯定湘西地灾防治中心工作》《四○五队无人机地灾巡排查作用明显》《“珍惜生命财产安全、科学防范地质灾害”——“红背包行动”来到湖南省地勘局四○五队》等系列新闻报道,而且还对两个中心两年多的工作成绩和经验与队领导一起进行了总结提升为“实、防、新、快、为”五字经,该经验在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研讨会上得到了高度肯定并予以推广。

只要功夫深, 铁杵磨成针。对于起步晚、底子薄的我,唯有勤奋才能进步,才能胜任肩上的责任。执着是一条通向远方的路,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回顾自己的职场生涯,从半路出家的语文老师到一名“土”通讯员,伴随我一路走来的都是那植于心底的文学梦想,干一样、爱一样、钻一样。时至今日即将退休,虽谈不上功成名就,但却做到了兢兢业业,努力向上。对于文学梦的不懈追求,不为名扬天下,只想当我老了,坐在摇椅上慢慢地给儿孙聊自己的过去时,可以炫耀自己不愧于“土记者”的名号,可以畅谈不愧于地质人的青春年华。(405队·罗兴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