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 迹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时间:2019-06-13

翻开湖南地质经济飞速发展的美丽画卷,好一派“人心齐、士气高、精神爽、抓机遇、求发展”的喜人景象。我们的地质事业在这光辉的60年里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逐步壮大、走向辉煌的特别时空段。回首当年一代代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响应祖国和时代的召唤,毅然走入原野大山,用他们的知识、汗水,甚至生命去探寻宝藏,唱响豪迈激昂的地质主旋律,唤醒沉睡的万水千山,露出动人和谐的笑颜。

说起地质人、地质事,我不由得想起了年迈苍老的父亲。

父亲是一名地质人,在我童年的印象里父亲就像一名来自远方的客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每一次将父亲送走,母亲便捏着我的小手,她在风雨里望着远去的车流,嘴唇微微颤抖,伫立良久,没有任何的言语,站成了一尊雕塑。记得五岁那年春节,父亲刚回家门就接到通知,说有紧急工作,他不得不重返工作岗位。那一天,飘着鹅毛大雪,在我和母亲的衣服上落了厚厚一层,母亲抖了抖身上的雪,拉着我的手奔回家里,看着为春节精心准备了一个冬季的年货,她哭了,豆大的泪花迎面而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流泪。

八岁那年暑假,母亲第一次带我去看望在远方工作的父亲。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胡子拉茬、头发杂乱,穿着一身沾满灰尘的工作服的爸爸,他不断地向我们挥手,我害怕地躲在妈妈的身后,爸爸迫不及待的将我举起抱进怀里,“我的崽啊,老爸想死你了”……相聚的日子总是短暂,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时间,爸爸将我们送到车站,我拽着他的衣角伤心痛哭,喊着:“爸,我不走,我不走,我也要跟其他小朋友一样,要你送我上学、你换个工作,跟我们一起回家!”车流没能留住我的呼唤和思念,父亲的声音被淹没在引擎的轰鸣声里。从此之后,车站成为了我的守望,家长会、上学、放学的时候,看到别的同学和爸爸一起有说有笑,我会一个人走到车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望着天空落泪。

去长沙上学那天,父亲送我入学,他饱含深情地教育我一定要学好地质这个专业,因为我们就是实实在在的地质人!学校里,我阅读了大量与地勘有关的书籍,我渐渐理解了父亲,理解了他的工作,理解为找矿事业把青春、家庭都献给崇山峻岭、戈壁荒漠的地质人的神圣追求。从事地质工作,就得耐得住寂寞;在这个行业里,艰苦清贫、抛家舍业是家常便饭;既缺少温柔富贵的香甜,又缺少花前月下的浪漫,常年和大山为伍,终日与孤独相伴,更是忠孝不能两全。现在明白其实像我这样的家庭十分普遍,大家身边的张工、王师傅、李姐……,哪一个不是来自地质世家?哪一家不是在为地质事业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啊!正是因为有了一代代地质人的不懈追求,才迎来了我们地质事业的更加辉煌!

毕业后,我义无反顾投身地质工作,做了一名普通财务人员,屈指算来我到409队工作已经20年,我体味着地质行业的苦辣酸甜,见证着409队的辉煌发展,短短的几十年,409队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高山大川,甚至在遥远的非洲都有我们的亲人在努力登攀!我常常被这些画面感动着:郴州红旗岭会战工地人欢马叫、红旗招展;江华县河口路、宁远县九嶷山、珠山水埠头三个矿区,历经数十载结出硕果;怀邵衡铁路勘察工地上,钻塔林立,一派繁忙,隆隆的钻进声响彻云天。特别是这几年来,409队调整结构,强化管理,不断创新,一系列有力措施使单位的各项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我的孩子会常常问我:“妈妈,我将来也想当一名地质人,可不可以?”我说:“宝贝,当然可以,爷爷、外公、爸爸和妈妈,我们把热心献给了地质事业,渐渐老去,祖国的地质事业需要你踏上我们的足迹。”

时光荏苒,改变的是一代又一代地质的容颜,不变的是我们对地质事业不懈的追求和坚定的信念!守望脚下这片热土,共建和谐地质家园,多少青丝变白发,多少艰辛换甘甜,正是无数平凡的地质工作者努力工作、无私奉献,才成就了地质事业的生生不息、薪火相传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地质礼赞!

 

(作者:409队·周涛玲  此文获建局60周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征文活动二等奖